君若才怪

碎的比渣渣还细碎的迷之脑洞产出

【蓝雨全员向/喻黄】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


*HP paro

*含喻黄带全员

— — — — — — — — — — — — — — — — — —

八月末的晚风已经有了凉意,黄少天坐在塔楼的顶端,把腿伸出窗外在高空晃来晃去。

窗外倒不是完全的黑暗,天气很好,没有退尽的余晖中已经能看见零星的星宿。

天窗底下就是拉文克劳的宿舍,没到开学的时间到也是不会有人在,黄少天把自己的精神完全放空,漫无目的地挥着魔杖。

想起什么似的让一大包东西从床上飘到面前,牛皮纸包装的外面别着一张简单的折叠卡片:生日快乐黄少。

他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耸着肩笑,扯开了胶带。

最先掉出来的是一大包零食,看起来是宿舍里最小的卢瀚文的手笔。黄少天撕开蜂蜜公爵的包装拎出一块吹宝泡泡糖丢进嘴里。

然后是宋晓送的闹钟。麻瓜出品,三分钟不关掉就会满屋跑。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并在这个闹钟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闹钟被放在了一边,黄少天翻出了包裹里最沉的东西,李远给他的书。一本《标准咒语.三级》和一本《飞天扫帚护理指南》。亏他还记得我是魁地奇球队的…黄少天嘟嘟囔囔的把厚重的纸制品扔到床上。

徐景熙的礼物装在一个小小的深蓝色纸盒里— —一瓶最小号试管装的福灵剂。这大概是他自己调的,黄少天闻了闻盒子里诡异的味道,对这瓶魔药是否有副作用产生了怀疑。

最简洁的礼物属于郑轩,他买了一个带着白色叉子图案的黑色口罩,连包装都没拆。

最后…没有喻文州的。

把拿出来的东西装回袋子里,黄少天重新发起呆来,夜晚容易让人多愁善感也同样容易让人感到宿舍里没人的安静夜晚有多寂寞。

于是黄少天撑着下巴叨叨:“如果生日愿望真的能成真的话我倒是希望他们谁能回来跟我唠唠嗑,大放假的这学院里连个人都没有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说是吧?”

这样夜晚可以是任何事的背景板,放肆的狂欢,思念的滋生,或者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惊喜。

“暴露了啊…不愧是少天。”喻文州走到天窗底下,笑眯眯的看着他。

“文州你怎么回来了,这不还是放假呢……”天空中爆裂的火光打断了他的话,灿烂的烟火点亮了霍格沃兹的夜晚。宿舍里的其他人站在塔楼下的空地冲他招手。

喻文州把自己麻瓜奶奶织的围巾送给他。那是自在的,很有包容力的蓝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他仰着头看烟火,他捏捏他的手。

“生日快乐,少天。”他这样说。


END.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想写出一种大家提前回学校给黄少过生日的感觉

是爱啊!

但是仿佛失败了/捂脸

赶在十二点之前肝完了/[躺]

黄少是大天使生快生快生快!!!

大王様,生日快乐!!!
大晚上表白一下又帅又可爱的自恋川,
他是大天使!
想给他画一年份的牛奶面包!

大王生日快乐,虽然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大王。

不能行:

HAPPY BIRTHDAY!!!!

考试前的最后一张摸鱼

我手残…

雷德大天使对不起你啊]

大天使又不好好穿衣服了

占tag致歉

总想问为什么没有人吃狐狸白X耗子芳

这种食物链系的明明超好吃!

而且还都是大唐的,一个侠客,一个密探

想想这个设定就棒的不得了!

嘿 嘿 嘿 /

感觉能被人看到就好开心了…………

你兔姐:

对呀qwq哭泣哭泣

东风夜放花千树:

喜欢评论啊,然而我已经好久没更新了貌似…

十四哥哥-:

是滴

大型垃圾illusory:

评论基本光速眼熟💘

雨御Missing:

就是这样!

一直都在咸鱼的景华:

是的没错。

宵旬:

是这样的

【生日快乐】【叶修0529生贺】

伞哥未死昏迷向

应该没什么雷

卡梗卡了好久不过终于赶上了

总想给叶神个生日礼物也总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合适的,后来想想不如送他苏沐秋大大吧

不知道叶神收不收?

———— ———— ———— ———— ———— ——

“沐秋,我来看你了。”

“沐秋,我要去打职业联赛了。”

“沐秋,你看我们是冠军。”

“沐秋,沐橙也想和我一起打比赛。”

“沐秋,沐橙想你了。”

“沐秋,你睡的……太久了。”

h市人民医院里总能看见这么个人,皮肤很白,脸上有点虚胖,一头黑发总是不修边幅地耷拉着,偶尔会遮住眼睛。
他个子不算高,看起来年纪不大。
他走路总是慢慢悠悠的晃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

他经常来医院,一来二去也就跟几个医生护士认识了,护士们闲聊的时候也长提起他。
少年叫叶修,似乎是有个朋友在住院,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

叶修大多是同那个经常跟在他身边的小姑娘一起来,今天有些不大一样。

他只身冲进了医院,看起来很急。

“叶修,你来啦!”大厅里有护士看到叶修,和他打招呼他也不理,只是在跑过时挥挥手,脚步不停,往病房赶。

“等着我……我马上就到。”他似乎是嘟囔了一句,但是还没等人听清就被医院里的嘈杂淹没。

叶修带着巨大的动静冲进病房的时候,太阳才刚刚落到天边。
房间里的人都吓了一跳皆是转过头来看他,只见叶修脸上有些红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运动完还是被众人注视的,他低低地埋着头扶着腿喘气。

夕阳从窗外透进来,在床边少年的棕发上晕出一片柔和的颜色,给他苍白的脸上染上了一丝血色。

从叶修冲进来的时候苏沐秋就开始看着他,
他好像比之前瘦了但脸还是有点圆,个子好像高了一点是不是已经比自己高了……

叶修理匀了气息大步走到他面前,苏沐秋吃力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面部肌肉扯出了一个浅浅的没那么好看的笑脸。

[这算什么?]叶修看着他无辜的带着点傻气的脸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生日礼物么……]

叶修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千句一万句想对他说的话,他想说你醒啦,他想说欢迎回来,他想问他这是不是在做梦。

可叶修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所以他只是笨笨的走过去抱住了苏沐秋。

他觉得苏沐秋应该也是如此,因为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回抱了叶修。

【你微微的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
       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得久了】
                                          —— ——《飞鸟集》

瞎糊摸鱼了一只小月月

月月真可爱

作业越多越想摸鱼系列

—— —— —— —— —— —— —— —— 

【HP!!/黑月】日常向

中午一边晒太阳一边就冒出了写日常的冲动

安逸平淡的日常简直不能再爱

名字读音梗w

人物对话代入日语食用效果更佳

以及私售梗/

————————————————————————

七月中旬的暑假,知了在窗外的树上吵个不停,热浪正
是猛烈的时候,空气像涩滞在原地让人觉得有些粘稠。

倒也是西瓜最甜的时候,一整个放进冰箱里冻上半天再
拿出来,味道刚刚好。冰凉爽口,溢满了凝固的甜香。

月岛萤面无表情地端着切好的西瓜坐在阳台上,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一边偏过头一口咬上手里粉红的瓜瓤。

“呐,月在干什么?”视线突然被一片黑色侵占。
黑尾铁朗不知什么时候坐到月岛萤身后,长且有力的手臂环住他的腰,三两下把人圈在怀里,像是搂着只数月大的奶猫儿。

他伸头吃了一口月岛萤手里的西瓜。

很甜。口中的清凉一下把暑气全部驱散,很好吃。

黑尾把头枕在他肩膀上,满意地嚼着瓜,看着人低着头眼神发直的盯着瓜的样子,勾了勾嘴角。

害羞了呢…想要逗怀里这个人的心情一发不可收拾。他抬手戳戳月岛萤的脸,“说起来月的名字要怎么念啊?”他懒懒的开口,“[hotaru]?”月岛萤回过神一巴掌糊过去:“是[kei]!”

————————————————————————

“黑尾前辈要是再这样就没有西瓜吃了!”

“欸,不要嘛~”

第一次发段子,请多指教
絮絮叨叨的求不嫌弃。

其实我觉得这是篇小甜饼的

#伞修#

杭州的梅雨季还没有过,天空阴沉沉的飘

着雨丝。

叶修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雨不大却连绵

着没停,浸湿了柔软的黑发,顺着发梢滑

落。

“喂,你怎么不打伞?”清爽的少年声音传

来,听起来像云后的那片阳光,被雨幕遮

住听不真切。

叶修停下脚步道:“谁知道呢?大概丢了

吧。”他没回头却感觉到身后的人轻轻皱了 

皱眉。那人绕到他身前,手中的伞遮住了

他的视线,只看见一件很旧却被洗的很干

净的灰白衬衫。

“我的伞给你了,拿好了。”他把伞柄塞到

叶修手中又静默了一会便转过了街角。

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青涩梅香萦绕在他

鼻尖。叶修突然缓过神来猛的望向街角的

车水马龙,没什么温度的黑色大伞被他攥

在手里。

他四处张望了一番却没有看见熟悉的面

孔,他收回视线冲着满天的雨咧嘴笑笑,

眉眼间充满了温柔。

街角的人回应般也冲他笑笑。




我会替你走下去。
嗯,要照顾好自己和沐橙不要太拼命。

你就别回来了吧。
嗯,咱们家老闹鬼也不好。

晚安沐秋。
再见阿修。